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启动

   当全球视线聚焦于西半球的南欧小国塞浦路斯出现的危机,担心由此造成的“多米诺 骨牌”效应“分裂”欧元区之际,东半球的东北亚地区,正在进行一次关于“联合”的尝试。
当全球视线聚焦于西半球的南欧小国塞浦路斯出现的危机,担心由此造成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分裂”欧元区之际,东半球的东北亚地区,正在进行一次关于“联合”的尝试。

为了这一时刻,中国、日本、韩国,这三个鼎足于东北亚地区的国家已经等待了近11年的时间。3月26日,韩国首都首尔,格兰德洲际酒店——在经过长时间的可行性研究之后,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区(FTA)谈判启动。

由中国商务部部长助理俞建华、日本外务省外务审议官鹤冈公二、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部长助理崔京林分别率领的中日韩三国代表团是此次会议的主角。这些代表团成员涵盖了三国外交部、财政部、产业通商资源部、农林畜产食品部等政府相关人员。

“第一轮在首尔的谈判将持续三天,其中不会涉及到具体的协议,” 一名韩国与会官员先容称,“此次谈判涉及到的更多是宏观的内容,包括系列谈判的议程安排、范围和程序等。”

6900亿美金市场的局限

FTA是自由贸易协定(Free Trade Agreement)的英文简称。它是独立关税主体为了促进区域双边或多边经贸活动的开展,以自愿结合方式,就贸易自由化及其相关问题达成的协议。

该协定的出现,其实和WTO模式的局限性有很大关系。WTO各成员国为了绕开WTO多边协议的困难,逐渐从实践中摸索出FTA的模式。在现有的WTO文件中,FTA与优惠贸易协定(PTA)、关税同盟协定(CUA)一起,被纳入到区域贸易协定(RTA)的范围之中。相比于WTO,FTA具有协议成员少,谈判更加自愿和灵活的特点。

从上世纪90年代起,全球各国之间签订FTA的数目越来越多。据统计,1990年以前,全球进入实施阶段的FTA不过27项,而这一数据到2005年4月份为止,已增加到178项。在目前WTO的158个成员国中,近90%的国家都不同程度地加入区域性经济合作中。这种现象的产生,被命名为“新区域主义”。在WTO推行的多哈多边贸易谈判屡屡遭遇困难,全球经济处于低迷的现状下,大量的区域贸易协定的出现,具有强烈的针对性。

然而,在这样一个大的趋势下,在世界格局中占据重要位置的东北亚三国,中国、日本、韩国,尽管分别与其他部分国家,特别是东盟十国签订了FTA,但三国之间却一直没有建造一个属于三个国家的区域性经济合作平台。

据官方统计,2010年三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合计达到12.344万亿美金,占当年全球经济生产总值的19.6%。三国同样是全球贸易大国,其出口总额和进口总额在2010年分别占全球的18.5%和16.3%;另一方面,三国之间的地区贸易相比以往也快速增长。1990年,三国之间的地区贸易占贸易总额仅为12.3%,截至2004年这一数值便增加到24.1%。2008年,尽管受经济危机影响,这一数值也达到了21.7%。2010年的官方数据表明,中国是日本、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日本和韩国则分别是中国的第二大和第三大贸易伙伴。2011年,中日韩三国的贸易总额达到6900亿美金。

但是,相比于发达的区域经济体,比如欧盟和北美自由贸易区,三国之间的区域经济贸易“交流”仍然处于较低水平。2010年,欧盟和北美自由贸易区的区域内贸易比重便达到了64%和40%。欧洲国家和北美国家内部的经济联系紧密程度,远远高于中、日、韩三国所代表的东北亚地区。

中日韩三国形成的市场人口超过了15亿,规模之大显而易见,如果形成统一体,其市场“蛋糕”完全具备继续做大的充分的潜能,同时惠及到三国各自的经济利益。

日本共同社日前便称,如果三国形成自由贸易区,将会诞生约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与实物贸易20%的巨大贸易圈。英国《金融时报》也预测,如果建立自由贸易区,中国的GDP能够增加2.9%,日本和韩国的GDP能够分别增加0.5%和3.1%。

2011年发布的《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可行性联合研究报告》则得出结论:“鉴于中日韩三国的经济发展潜力,未来的中日韩FTA将使目前仍处于较低水平的区域内贸易和投资得到显著提高,为三国提供新的经济增长动力。”“未来的中日韩FTA将成为东亚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中的一座里程碑,为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的繁荣做出重要的贡献。”

其实,中日韩三国对于这一区域经济合作平台的重要性早就有所认识。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韩国和日本的学者就率先提出中日韩经济共同体的主张。2002年11月举行的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峰会,中方向韩、日提出建立中日韩经济自由贸易区的构想。此后,三方分别于2003年、2009年、2010年至2012年进行了学术研究和官产学联合研究,并在2012年11月20日举行的东盟及东亚系列峰会期间,由三方共同宣布开始启动FTA第一轮谈判。

让政经分离

从提出构想,到宣布启动谈判,再到进行第一轮谈判,中日韩为FTA工作的推进付出了不菲的时间成本。然而,“十年磨一剑”的艰难,似乎并不能为FTA的当下谈判立即提供一个光明的前景。

地缘政治因素便是一个重要的阻碍。中国与日本因为“钓鱼岛”争端引发的危机,使得两国目前正处于关系的冷淡期,且深层次地暴露了双方之间存在已久的信任问题。日本与韩国,中国与韩国,在领土、领海、朝鲜问题等多方面,也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裂痕。东北亚局势在当下正处于微妙的摇摆阶段。尽管日本媒体认为,该谈判的进行,显示了三国政府在自由贸易区问题上采取“政经分离”的原则,但是在这样的时间节点上,如果希望三方在FTA的谈判中立即完全的“同心同德”,显然不是合情合理的判断。有学者便认为,此次谈判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与此同时,日本目前更关心的是追随美国的脚步,加入到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谈判队伍之中。同样是自由贸易协定,对于日本而言,在政治因素考量下,中日韩三国FTA的吸引力显然不如美国主导的TPP。日本如果加入到TPP的协议中,必然会削弱中日韩FTA的凝聚力。

朝鲜西江大学教授许允对于此次谈判的前景便表示,“该自由贸易协定的动机本身是政治的。对中国而言,这是对抗美国主导的TPP的筹码。但对日本而言,该协定是牵制韩中自由贸易协定较快进程的一种手段。启动谈判容易,但收尾却难。”

与此同时,即使是在经济层面,三国之间要顺利达成协议,同样面临着诸多障碍。

三国之间经济结构的矛盾便是一个突出的“双刃剑”。日本是发达国家,韩国是新兴工业化国家,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不同的经济发展状况下,三个国家各自有各自的经济结构,也都有各自的产业缺陷和敏感领域。如果三国在具体的协商方面,能够根据实际情况,均衡各自利益,紧密合作而达成共识,三国在经济贸易中便能形成良好的产业分工而促进经济的发展;而如果三国没有在这些问题上找到有效的解决办法,产业结构的矛盾将成为互相合作的巨大障碍。

不过,也有专家对于谈判未来的前景表示乐观。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所高级研究员加里·赫夫鲍尔就表示,“中日韩达成贸易协定,可能是2013年至2014年间的一件大事。此事目前看来似乎遥不可及,但如果这三个国家决心向前推进,就很可能带来重大的突破。”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万博manbetx官方网站 真人娱乐app 澳门美高梅4688 美高梅赌58588 真人娱乐手机版下载 新濠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