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热的冷思考

  第五届金砖峰会本周在南非闭幕。短短五年间,金砖国家从一个抽象概念,逐步“实心化”为一个卓有成效的长效机制,的确值得称赞。但笔者认为,面对金砖国家这么一个炙手可热的概念,大家需要一些冷思考。简单来说,金砖国家机制的确有助于提高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但这一机制仅仅是中国从地区大国向全球大国迈进过程中的一个维度,不能替代其他维度,不应被过分高估。

  对本届金砖峰会,外界最关注的是金砖银行和外汇储备库这两项实质性措施。这两项措施甚至被认为未来有望挑战甚至取代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但显然,这样的希望是高估了金砖国家合作前景。

  最终谈判结果也未能达到预期。在金砖银行方面,《德班宣言》仅就可行性达成了一致,在出资比例、投票权分配、机构地点等一系列问题上,仍无法统一意见。在职能方面,根据《德班宣言》构想,金砖银行将是一个主要服务于基础设施建设的专项银行,这和提供包括教育、医疗、环保、金融等全方位发展援助的世界银行还难以相提并论。

  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在于,金砖国家目前所能提供的发展经验仍较为有限,尚不具备建立一个全方位发展援助机构的实力,尤其是在常识、人才、发展援助经验等方面较为匮乏。也正是出于这一考虑,《德班宣言》将金砖银行定位为“作为对全球增长和发展领域的现有多边和区域金融机构的补充”。因此,金砖银行的目的并不是挑战甚至取代世行等既有国际组织,而是一种有益补充。

  在外汇储备库问题上,本次峰会宣布建立的1000亿美金应急储备库也较最初预测更小。所谓外汇储备库是一个互助基金,在成员发生金融危机时提供紧急援助。这一概念并非金砖独创,在欧洲和亚洲,类似的应急储备库已经建立。

  东盟10国和中日韩在2009年就设立了一个亚洲区域外汇储备库,规模当时为1200亿美金,并很可能在近期扩容到2400亿美金。在欧洲,欧债危机之后,7000亿欧元的欧洲稳定机制(ESM)也已正式启动。

  和上述两大区域应急储备库相比,金砖储备库的规模并不算大。究其原因,区域国家由于唇亡齿寒的经济联系因此有更大的动力建立共同的储备防火墙,而金砖五国分散在全球四个大洲,相互的经济关联不强,金融风险横向传染的概率不大,因此建立共同应急储备库的迫切性便不如同一地区的国家。

  要对金砖国家合作前景有一个理性判断,有必要梳理一下金砖概念的来龙去脉。2001年高盛企业提出金砖国家这个概念,主要是描述一种经济现象:当时金砖四国均出现经济高速增长。因此,金砖国家更多是一个现象共同体,而非一个利益共同体。而国家之间如果要组成联盟,其基础应当是利益共同体。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给金砖国家带来组成利益共同体的机会,即共同呼吁在国际治理中提高发展中国家地位,呼吁在国际政策协调过程中更加照顾发展中国家利益。在这一背景下,金砖国家实现了快速的“实心化”。

  但这一特殊时期的利益共同体能否长远走下去,面临两大考验。一是能否持续夯实共同体的利益基础。目前的现实是,除了中国和其余四国均有较为密切的经济联系之外,俄罗斯、印度、巴西和南非之间的经济联系并不紧密。甚至,同为资源出口国的俄罗斯和巴西是竞争对手,而印度和中国也同样是潜在经济对手而非伙伴。

  金砖五国在政治制度、价值观念、地区安全等领域的利益诉求也并不一致,互相之间的信赖基础较为薄弱。例如俄罗斯希翼联合中国抗衡美国,而印度希翼联合美国抗衡中国。

  二是金砖国家作为一个现象共同体能否一直延续下去?目前,金砖国家之间的经济实力差距巨大,且经济增长已出现分化苗头。中国经济规模是南非的21倍,是俄罗斯和印度的4倍多,比另外四国总和还高出两成多。2008年以来,除中国仍能保持8%左右的高增长之外,巴西增速从4.5%回落至2%,俄罗斯增速从7%降至3.5%,印度也从9%降至6%,而南非的经济状况则更糟糕,经济势头已被邻国尼日利亚盖过。

  从历史经验来看,多数新兴经济体不能长期保持高速增长并最终跻身发达国家。摩根士丹利新兴市场和全球宏观经济研究部门主管Ruchir Sharma的研究显示,1950年以来的6个十年间,仅有1/3的新兴经济体可以在一个十年间保持5%或更快的经济增速,只有1/4的新兴经济体可以在两个十年内保持这一增速,只有1/10的新兴经济体可以在三个十年内保持这一速度。大多数新兴经济体的高增长现象均会被打断。

  造成这样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政治体制、经济危机、产业转移等。由于新兴经济体普遍缺乏稳固的政治体制和经济制度,因此比发达经济体更容易跌进发展陷阱。二战后的历史也显示,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表现存在代际更替现象,在金砖崛起之前,拉美、东南亚部分国家已经风光过一段时间,而在金砖之后,许多新的现象共同体已经出现,如金钻十一国、灵猫六国、雄鹰十国、未来七国等等。

  对中国来说,金砖国家机制只是金融外交的一个维度,并不能偏废其他维度,包括继续寻求提升在世行和IMF的话语权、深化诸如东盟十加三等地区性合作关系、参与中日韩自贸谈判、参加TPP谈判等等。因此,金砖国家机制也不应挑战甚至冲击既有的其他合作关系。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万博manbetx官方网站 真人娱乐app 澳门美高梅4688 美高梅赌58588 真人娱乐手机版下载 新濠天地